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招生信息 > 往年经验
2012年36征文-蓦然回首,过程所却在灯火阑珊处
分享按钮   2012-06-21 11:54:28   【关闭窗口】
    

蓦然回首,过程所却在灯火阑珊处

中国农业大学环境工程081 刘璐

2008 6 月,拿着农大的招生宣传单,看到毕业生去向

时,“中科院”第一次走进我的视线。后来还了解到,这个

陌生的研究生院,竟然是由自己当初高考的目标――中科大

的研究生院更名而来的。抱着弥补遗憾的想法,我冲动地说:

我要考中科院的研究生!当时甚至不知道,中科院是按研究

所来招生的。正是这样一个毫无理智的决定,成为了我与科

院的邂逅。

2008 9 月,大学时代如期拉开序幕。没有多数大一新

生的喜悦和放松,来自一所百年名校、全国重点高中,而高

考却连学校平均分都没达到的我,心里更多的是尴尬与失

落。高中三年,高分进、低分出的事实成了我求学路上最大

的败笔,是我很长时间都没有勇气去触碰的伤疤。所以,我

要考研。对于我,它的意义早已超越其本身作为升学的途径

之一,似乎更是证明自己的最好机会。

由于把考研作为第一目标和追求,我在大学前半段时间

过得还是非常自由的,不必纠结于成绩、绩点,韬光养晦,

只盼望那个属于我的辉煌时刻早点到来。我用学习来麻痹自

己,却从不会为了考试去努力;我宁愿花时间研究一道数学

题的第N 种解法,也不屑于死记硬背考试重点。就这样,成

绩不好不坏地渡过了前5 个学期,而我的考研目标也经历了

中科院――清华――北大――清华的曲折变化。

2010 12 月,陪同学到新东方水木校区报GRE,偶然

间看到过程所。当时除了好奇于名称的抽象和惊叹于大楼的

气派,匆忙之中也没有太多想法,更不会想到仅仅10 个月

后,我会被这里录取。过程大厦坐落在连接学校两个校区的

必经之路上,那之后每次坐车路过,我总会忍不住仰望一下

这座宏伟的建筑,却从没想过,有一天自己也能走进去,在

这里学习、生活。

2011 3 月,保研前的最后一个学期开始了,成绩靠前

的同学都打起了12 分的精神进入一级备战状态。这时我的

名次在11,根据以往政策,我们专业前9 有资格保研。我想,

何不努力一下,为自己多争取一个机会呢?为了提高绩点,

我选了一堆院选课、校选课,只要课表有空的地方都填满了。

平常上课辛苦还在其次,期末的时候考试接踵而至着实考验

人的抗压力。虽然随性而为了两年多,但毕竟有着12 年成

功的应试经验,在发狠熬过几个通宵之后,我网罗了差不多

全部科目的满绩,也凭此如愿进步到第9 名。虽然能拿到保

研资格,却不一定有名额,尤其我又是一心保外的,所以我

给自己的定位还是――考研。

2011 9 月,学校的保研工作全面展开。暑假期间,很

多准备保研的同学都留在了学校,边联系导师等待面谈,边

准备推免材料和准备复试,不少都已经拿到了老师的口头承

诺,甚至开始到实验室工作了。而刚回学校的我,这时候已

经快把保研的事忘了,准备放弃资格,全力备考。这时,院

里老师斩钉截铁地告诉我:要争取这是毫无疑问的。我备受

鼓舞,开始着手准备。

选择院校对于我并不困难,尽管曾经摇摆不定,但一直

以来目光从未离开过清华、北大、中科院。当时所知道的中

科院环境类院所只有生态中心和资源与环境学院,所以这四

个单位是我最先考虑的。我们学校工科背景不是很强,而清

华却要求很高,很多年没有人能保到清华(这也是我决定考

清华的原因之一,既然要考,就选最难的考);而对于生态

中心,比我成绩好的室友暑假一直联系都没有结果,所以这

两个就放弃了。鉴于自己的名次,学术保外有风险,我主要

准备资源环境学院专硕和北大环境学院直博(不占名额)。

接下来就是推免材料的准备。这本就是一项琐碎复杂的

工作:网上报名、填申请表、写个人陈述、复印获奖证书、

找老师签推荐信、开成绩单、开推免证明、到院里和学校盖

章……有时为了盖一个章要跑好几趟,甚至两边校区来回

跑。再加上我提前没有任何准备,那段日子过得很是忙碌与

混乱。遗憾的是,由于学校出具推免证明时间太晚等方面的

原因,没有进入资环学院的面试;但所幸顺利入围北大复试。

稍作放松,用仅剩的几天时间匆匆作了准备。

9 26 日下午,到北大参加环境科学专业直博生面试。

可能由于学校传统和研究方向的原因,被问到的都是关于政

策性的宏观的东西,而这恰恰是我最不擅长的。面试结束,

自知录取无望,默默的收拾东西回了学校,准备死心塌地考

研。由于不甘的心情作怪,9 27 日中午,我又打开中科院

推免系统,本想再试着申请去年学姐去的大气所,才发现已

经过了截止日期。沮丧的我,漫无目的地看着眼前密密麻麻

的各种所的名称,忽然,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――过程工

程研究所映入眼帘,重新激发了我的好奇。我喃喃道:这里

的工程会不会有环境工程?就这样点开了连接。那时我怎会

意识到,命运从这一刻发生了改变。

我花了一天时间简单地浏览了所里的信息,确定要报的

老师和方向。第二天,也就是截止当天中午提交了信息,下

午邮件联系老师,也就是我现在的导师。只隔了几个小时老

师就回复了,让我好好准备。因为知道学校同学得到老师诸

多口头承诺,当时我不觉得这算是成功联系了老师,也并没

抱太大希望。后来,收到面试通知,开始准备材料。因为中

科院要求提交的材料都一样,要做的工作只是把之前没能给

资环学院的那份拿出来,个别需要改动的地方改好重新打

印,再和其他材料一起装好。

接下来就是十一长假,这时许多院所的复试已经结束,

顺利保研的同学都安安心心地回家过节了。而历经曲折仍未

有结果的我,此刻已经身心俱疲,无心再去准备复试或是考

研。回头想想,那段日子应该是整个保研过程,甚至是这20

多年人生道路上最艰难的一段:没有方向、不被理解、孤独

无助,所有不好的感觉通通都向我袭来。伤心过、哭过,却

只能默默承受。继续在网上浏览过程所的信息,却越来越发

觉不对劲:过程所侧重工程,很多方向偏化工;而我们学校

本来工科就不强,几乎是把我们当做环境科学专业来培养

的,化工更是一点没有学过……我顿时觉得心中仅存的一点

希望也破灭了,甚至产生了放弃的念头。不过为了不给自己

留下遗憾,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去参加面试。我很清楚,想要

用这短短的几天自学化工原理这门课,无异于天方夜谭,所

以没有给自己压力:放弃这门课,其他方面尽量好好表现,

不管成功与否也不后悔。

10 12 日上午,经过前一天的体检和心理测试后,复

试的重头戏开始了。中英文自我介绍等一些最基础的东西在

北大面试前就有所准备,简单回顾了一下就上阵了。面试时

果然被问到化工方面的问题,我如实回答没学过,致使老师

们误认为农大环工是新开设的专业。所幸老师也没有难为

我,转而问一些其他方面的问题。我隐隐明白了:老师们的

目的不是想要难倒你,而是考察一个学生的学习能力和综合

素质,心情就渐渐放轻松了。后面的问题,我大部分答得可

以,有些答不上来的,老师不仅没有苛责,还耐心地循循善

诱,让我深切感受到大师的风范。面试结束,我觉得自己表

现还可以,但也没有十足把握,下午给导师打电话询问结果,

得知已经通过了复试,顿时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放松与解

脱。

一个多月的保研之路,虽然不长却充满艰辛。但我想我

是幸运的,而这份幸运除了来自自己的努力与坚持,更来自

过程所给予的宝贵机会。如果不是所里公平的复试制度,我

这样没有提早联系老师的学生哪里会有机会?如果老师们

因我不懂化工而一票否决,我又怎能顺利通过复试?此时的

我,不再只为过程所的新奇、壮观而赞叹,更为它的公平、

包容所感动;对我来说,它也早已不是当初走投无路时的救

命稻草,而是承载着全部梦想与追求的最佳归宿。至此,我

已深深地爱上了这里。回想起自己曾经的努力与迷茫,回想

起与过程所从初识到结缘的经过,真有种蓦然回首,那人却

在灯火阑珊处的奇妙感觉。

上一篇:2012年39征文-携一缕彩虹邀明月
下一篇:2012年35征文-打响保研这一仗
2007-2015 版权所有:中国科学院过程工程研究所 备案序号:京ICP备10002620号-23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北二街1号 邮箱:北京353信箱 邮编:100190
电话:86-10-62554241 传真:86-10-62561822